首页剧情梦幻西游手游100剧情(100剧情)

梦幻西游手游100剧情(100剧情)

时间2021-10-21 14:30:10发布小编v587分类剧情 评论0浏览22

作者:@丁婉倩

声明: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,抄袭必究!

陆绎抱起今夏,向屋外走去,近至门口,铿锵的金属声音清脆凛冽,面对严风带领一众人等的拔刀阻拦,岑福利刃出鞘,不让分毫。

严世蕃懒懒的声音从后而至:“严风,让他们走!”岑福怒目迎接着严风从大人处流转到自己处的目光,人虽少却气势磅礴。

众人同时刀剑回鞘,以严风为首的司马府守卫让出一条通向门外的道路,大人怀抱今夏稳步向门,岑福紧随其后,且以目光之剑环绕严风而出。

目送三人离去,严风为自家公子甚是愤愤不平:“公子,你就这样让他们走了?”

严世蕃平淡的声音里藏着满满的心机与预谋:“来日方长,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他。”

虽然洞房花烛夜的好兴致被搅扰的一踏糊涂,但能抓到陆绎的死穴,严世蕃也算是收获颇丰。

只是那个心怀报复今夏之意的淳于家的女儿,被严世蕃视为了耍弄自己之人,以他那种享受各种掌控之欲的人而言,这笔帐他定要清算;这个人,他绝不可能轻易饶过。

大人一路抱着今夏走出司马府的大门,府门外地上,横七竖八地躺着大人一路拼杀而来的战斗痕迹。

今夏在大人怀中,从屋内到府外一路沉默不语,盯着大人的脸庞直至马旁,静由大人为她手脚松绑。

这一切值得吗?成为今夏心中萦绕不散的问题。从小被爱填满的孩子,不会思考是否值得。从小走失,到成为袁母口中的被父母遗弃,她的心中始终缺少被爱的自信,阳光如她、温暖如她、笑容灿烂如她、独挡一面如她……何尝不是她渴望被爱的本能。

缚手缚脚的绳索褪尽,大人与今夏对望一眼,她余惊未消、愧疚满面;他轻轻叹息,满是心疼,扶她上马,这样的是非之地,他不忍让她停留半刻。

将她环在自己的双臂之中,策马而去。

彼时同乘一匹马,还是在龙胆村时,她于倭寇突袭之中,冒险捡回了他的手绳,危急之下,他奋力一拉,她跃上马背乘于他的身后,虽然惊险万分,但毕竟她在他的眼前、在他的身边,一切都能在他的控制之中,他心乱之中亦有一丝可控的心安。

而此时,他终于于严世蕃手中夺回了她,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,哪怕此刻她在他身边,他都觉得不够,不会让她再在他的身后,唯有将她牢牢环于怀中,他才会感到妥帖万分。他的今夏在他心中再也经不起丝毫的失误。

从发现今夏不见,到意识到她嫁入司马府,从淳于府到司马府,这是他渡过的最漫长的时间,与奔腾过最遥远的路程。

此刻,虽然可以将她完好无损的带回,但白天寻她的焦灼不安仍让他心有余悸;因敏儿大婚之事急在眼前,而对今夏关注的一时疏忽,仍让他不寒而栗……

梦幻西游手游100剧情(100剧情)

司马长安背着新娘从内堂走出,淳于府府门内两边站满了围观的家丁、丫鬟,大人与谢霄也赫然在列。

以大人一向清冷的性子,大抵是不乐意参加这样的场合,但因今夏无意中破坏了淳于敏的逃跑计划,不忍看她内心愧疚不己的样子,大人最终决定帮敏儿一把。

该如何行动,大人已经向敏儿交待的清清楚楚,为避免节外生枝,此刻他需要密切关注敏儿是否安然出嫁。

敏儿能越过父母,直接来向他求救,求救被拒后又私下逃走,从某些方面来讲,她是一个有主意又有胆量的女子,不足之处是私心太重缺少了人性的善意。

大人给出敏儿逃婚计划之时,并没有强令敏儿按此实行,他只剖析了各项利弊,让敏儿自行思考选择,便先行离开,大人此时当然会特别留意敏儿的婚嫁情况。

敏儿嫁入司马府之后,按大人的要求服药呈现假死状态,只是计划的第一步,后续仍有很多事需要大人来善后。

譬如,敏儿在司府出事,司马长安是否会按预想的前来报丧这一点极为重要:

若大人所给之药,需有在一定时效内有解药,服药之人方可复活,那么对方不来报丧,敏儿就会错过再生机会。

若敏儿所服之药,与翟兰叶所服之药一样,到一定时间会自行醒来,若醒来时,她仍未脱离司马府,不仅救敏儿不成,还会落下把柄给对方。

再者,司马府若以其他假象掩盖敏儿的突然暴毙,自行处理遗体,让假死变成真亡,又该如何?

……

就算假死计划一切顺利,由谁护送敏儿安全离开杭州城,选择路线,身份转换……也需要极为妥当的安排。

这一路走来,中间会充满太多的变数,这一切大人不会与敏儿说,但他必须要兼顾到方方面面。

直到谢霄看到新郎新娘,左顾右盼未见今夏,向陆绎问询:“诶,今夏呢?”大人方才从沉思之中,收回思绪,看了看谢霄。

身在淳于府,从没有想过今夏会有什么潜在的危险,况且她也是有些功夫在身上的,只因敏儿之事急在眼前,他只是对她的关注暂时不足一些,她便不见了踪影。

曾经,在潇湘阁中,她为了取走他身上的画像,向他撒过迷药,事后,他还数落她:“潇湘阁撒迷药的下作手段,可不是弱质女流可以做出来的!”

可毕竟,今夏是供职于底层公门的捕快,与各色三教九流之人打交道是不可或缺之事,非常之时使用非常手段,于他们这种经费少,人手不足的部门来说,或许亦有无可厚非之处。

可是谁承想,一向养在深闺、手无缚鸡之力的淳于府小姐,竟然也会使出下迷药这般手段?

司马长安背着新娘从他眼前而过,见新娘依计划出了淳于府,他四处张望找寻着今夏,原以为不是多复杂之事,虽然面略有忧色,但依然可以保持着几分冷静。

谁知这一找,竟从白昼找到了黑夜,大人在屋内徘徊不定的走来走去,满屋都流淌着难以平静的情绪。

岑福从外找寻回来,只听见岑福急促的脚步声和粗重的喘息声,他便满怀希望地相问:“找到袁捕快没有?”

此时对着岑福还能称今夏为“袁捕快”,说明大人整个人的状态,虽然看起来已经焦灼如热锅上的蚂蚁,但内心深处依然保持着一份冷静。

一句“没有”的答复,大人的语气中透露着失望:“奇怪,在哪儿呢?”

“谢霄呢?今夏没有去找他吗?”从“袁捕快”到“今夏”,他内心的慌乱已然开始升级。

得到的仍然是岑福的否定回答,大人开始自顾自地分析起来:“今天是敏儿大婚的日子,今夏最喜欢凑热闹了,不至于呀!”

如今已是相当了解今夏,以他对她的了解,这样的场合,今夏一定是会出现的,大人所言的“热闹”并不一定是欢天喜地的看热闹的心情,而应该是对不平之事参与的所指,譬如,她当初对敏儿的英雄救美。

的确,若不是今夏有份“凑热闹”之心,也不会早早就孤身一人去到淳于家布置的喜堂,看着那份让人不怎么舒服的喜庆,体会着那个被逼婚女孩的痛苦,也是对自己破坏了敏儿逃婚的自责。

顺着大人的推测,岑福汇报他的所知:“倒是我找府里的人问,有没有人见到袁捕快时,有人说,一早曾看到袁捕快和鸳鸯一起。”

大人眸珠一沉,心中怎会不诸多联想,他们陆府作为淳于府的靠山,他作为舅舅家的上宾,他带在身边的工作助手失踪不见,他必定先将淳于府找了个遍,问了个遍,但竟极少有人留意过她的身影,所得信息更是寥寥无几。

可想而知,除了他,哪怕她再能力出众,在没有背景,无所依靠的情况下,是多么的不起眼与不令人在意。

岑福继续:“我去问过她,她说袁捕快一早让她带话给敏小姐,恭祝她百年好合,之后便再也没有见到她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问得鸳鸯啊?”大人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,发现今夏不在之时,司马长安正背着新娘出门,那时鸳鸯就紧跟其后离开了淳于府,居然还能被岑福盘问到,这不能不令人生疑。

“不久前!”

大人眉心紧锁,心中的零星线索开始拼成一条完整的事情发展脉络:“鸳鸯是敏儿的贴身丫鬟,为何没有前去陪嫁呢?”

“再说了,以今夏的性子,怎么会在知道敏儿被逼婚的情况下,还前去恭贺她呢?”敏儿主仆两人的布局逻辑破绽百出也就罢了。

大人又对于他中意的女孩的脾气秉性都了解得清清楚楚。

“大人可是有什么想法?”在岑福的追问下,大人回想起白天他本没有特别在意到的细节,被微风拂起的喜帕下那抹红唇,正是那日屋顶之上,他看了许久,早已刻入心中的嘴唇……

大人心中一沉,神情骤紧:“嫁给司马长安的,不是敏儿,是今夏!”

【此系列《锦衣之下》剧情解析均为丁婉倩原创,所有篇章头条独发(名称:丁婉倩),发布作者名称不一致者均为搬运抄袭。】

想起白日里找寻她时的惴惴不安,想起她在府中住了许久却未被人在意的事实,想着她在严世蕃面前受到的惊吓……带着今夏一路奔驰而回,到了淳于府外下马,他如何会舍得让她自行行走……

抱着她一路从府门口到屋门囗,不仅是失而复得的珍贵,更是无言的向全府上下宣告:今夏,是他捧在心尖上的人,任何人不得再在她身上打坏主意;也必须以对待他陆府少爷或锦衣卫佥事一般,同等的对待今夏;她不是个可以任人无视的小透明,她的背后有他为她的不顾一切……

这样突如其来的惊吓,他虽然心疼到无以复加,紧张到无法言表,但他从未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告白时机,可他愿意选择以他的方式给自己一个可以护她周全的身份。

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,恋恋不舍地看她一眼,纵有千言万语,但并不认为此刻适合谈话,虽然现在他还不太擅长安慰人,但他也知道一个女孩遭遇这样事的窘迫与难堪,给她时间平复情绪,是他能给她的最大的尊重与体面,遂转身准备离去。

“大人!”今夏一路归来,心思也不平静,大人为她所做的一切,她感动在心,亦愧疚在心,她唤住了欲转身离去的大人。

大人停下脚步,今夏缓缓起身,望一眼他的背影,开口说话时又垂了眼眸,内心对大人充满了愧疚:

“今日,谢谢您!原本以为,今日我逃不过那一劫了,就在我快绝望的时候,大人出现了!”

她个性坦率,大人救了她可以什么都不说,但她承受了大人如此大的恩情,她做不到什么都不说,大人的付出,值得她的道谢,亦值得她将满心的心里话说与他听。

大人的眸光向身后她处移了移,她的肺腑之言,是他感情喷薄而出的助推剂……

一句她的“因为我得罪他,值得吗?”,他沉默了许久,内心深处的情感再也无法用他的冷静克制来压抑。

从情动,到心动,再到心定,他对她的感情早就点点滴滴的溢满了整个心房:

只需风吹一寸,他的心便泛起了百顷涟漪;

不过水溅一滴,他的心就落下了一川清瀑。

遭敏儿暗下迷药,换上一身红衣,替嫁司马府的是她;

遭遇严世蕃逼迫,差点失去清白,心中仍装着他的是她。

此刻,她来不及平复自己的心绪,却只问他值得吗?

值!她是他今生唯一的值得!他以为他的一句“唯有琴音深入我深心”她便能清楚她在他心中的位置,或许她的确明白他的情意,但对于她的分量有多重,她仍然估量不足。

那他此刻便清清楚楚的用行动告诉她:突然的转身,将她紧紧地拥入怀中,今夏有一时的怔愣,却不知这一抱是他早在枫林坳,她从鬼门关走了一遭,初苏醒时,就想要给她的拥抱;

是他在丹青阁,由陆八岁恢复清醒后,重新为她戴上被他要回的手绳时,就想要给她的拥抱;

是他在淳于府,看到今夏披头散发、满脸脂粉,狼狈不堪的从敏儿房内走出时,就想要给她的拥抱;

……

此刻,他终于顺从了自己的内心,将她实实在在地环抱在怀中。

曾经以为他与她的感情可以彼此慢慢浸润,曾经以为有的是时间培养她离不开自己的习惯。

可这突然的替嫁,意外的遭逢严世蕃,他知道有些事原来错过了,或许会来不及。他需要给自己一个能够护她一生周全的明正言顺的身份。

许久过后,大人动情地回她:“我可以容忍他将我踩在脚下,却见不得他伤害你分毫。”

值得与否,若真的在心中衡量过后再做取舍,那即便值得,也失去了纯粹的美好。而他在剑拔弩张的那一刻,他只要她毫发无伤。

“以前我想过,将来与我相伴一生,生儿育女的女人是什么样的,却怎么也没想到,会是你这个样子!”

终于将自己的内心明明白白、坦坦荡荡地铺陈在她的面前,大人从发现今夏失踪、遍寻不见,到面对严世蕃、强硬带她而回,这一路而来的凝重神色终于消失不见,柔和的笑容里满是告白后的轻松,对于怀中的她,他抱得更紧一些。

哪怕此刻今夏在怀,他仍是心有余悸,他不敢想象,他若去晚了一步会有怎样的后果?他将会失去什么?

她有些愕然地眨动着眼帘,将视线移向眼角,伴随着他如此的动情之言,她想看着他的神情,看着他的眼睛……

一直期待着他的告白,可当他的告白响在耳边时,却又好像并不敢相信自己的幸运,她想从他的面容上捕捉更多的确定。

但她的大人,她却可以深信,回神过来,相信他的表白、相信他的深情、相信她在他的心中之重,伸出手臂轻轻环在他的腰间。

得到她的回应,大人轻轻松开拥着她的手臂,四目相对,情定时刻将彼此的样子刻印在眼中心间。

更是透过眼神传递给她她想要的坚定,他认定的这个女孩,虽然勇敢坦率无比,却因为身份地位的悬殊,在他们的感情之事上缺乏一点向前一步的勇气。

那么这一步便由他向她走去,正如《见或不见》的诗句所言:来我的怀里,或者,让我住进你的心里,默然相爱,寂静欢喜。

从此,他便可以堂堂正正的牵着她的手,守护她的人,让她踏踏实实地有人可以依靠,不仅撑起她的天,更填满她的全世界。

盯着今夏的眼眸中溢出浅浅的笑意,难忘他与她的人生初见,面对彼时凌厉冷酷的他,她便有着“言人之所欲言,言人所不敢言,执真性情尽平生!”的风范,从此这个与众不同的女孩便如精灵一般落入他的心间。

猝不及防的抱着他的腿,撞进他的怀,就这样,在他冰封的世界里,一点一点的撞开了可以透光的缝隙……

轻轻揽过她的秀颈,慢慢地靠近着她,在她的怔愣之下,双唇缓缓落于她的额间,吻虽浅情却深。

如果说簪花大会上的隐晦表白,司马府的抢亲,让她明白了他的心意,那此刻的拥抱、表白、额吻都是让她无比坚定的确信他的心意,他既然选择了要做,便做的直击人心,不再让她有任何的犹疑。

被吻激荡着心扉的今夏,脑中也是一幕幕被他一点点俘获芳心的画面。

生辰纲案,她水下被袭,他从天而降,她有了被保护的心安。

腰牌丢失,他严厉训斥,她虽会顶撞于他,但事后亦会自我反思,他的严苛,正是鞭笞她的成长。

她受伤,大人的送药,也是存于她心中的温暖之举。

身陷幻境,为她掩耳,于垂危之中救她还生,她便开始习惯依赖有他在身边的日子。

河灯许愿,她第一次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大人,她的愿望里有了他的情绪,也把他一点一点的装进了心里。

大人缓缓睁开眼睛,双唇离开她的额间,柔柔的目光又落在她若有所思的眉目之间。

她为他的每一次真挚付出,都让他在她的世界里沦陷愈深,情深而无法自拔。

为了他的一个念想,她便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捡起他的在意。

大雨滂沱之下,她要让他活下去的执念,是他不能放弃生命的信念,虽然他从不畏惧死亡。那场雨下在了身上,也落在了心上。

枫林坳中,她以身养毒只为救她,生命垂危之中,她的一句“心甘情愿”只为不让他负愧而生。

但凡需要选择,她选择的结果每一次都只会是大人。

她从来不是扭怩之人,知道了他的心意,明确了他的情意,她便勇敢地回应着他的感情,怯怯地伸出的双手,是她从未想到她小心翼翼地爱着这么久的人,居然亦情深如己。

他一次次为她撑起的一片天,又如何能让她不深陷其中……

龙胆村中,大人为她,义无反顾地挡下毒镖。

被倭寇围捕,明明有生的机会,大人依然选择与她同生共死。

梦幻西游手游100剧情(100剧情)

枫林坳中,他将他视之如命的手绳赠予她,是将对手绳的执念化为对她珍视。

簪花大会,大人一句“唯有琴音,深入我心。”虽然隐晦,原来那早就是他的真情告白。

终是确定,大人心中不仅有她,亦应了她自己的期望——视若珍宝。

她再次抱紧了大人,眸含泪光,忆往昔种种,曾经的苦难和此刻的爱都升华到了极点。

他闭目含笑,是情定后的轻松与从容,原来曾经所有的磨难皆是为了后来的幸福铺路,是为了更加珍惜现有的一切。

把她拥在怀中更紧,她闭目落泪。他的今夏,终于可以安心地依靠在他的怀中。

彼此拥紧对方——

执子之手,陪她痴狂千生;

深吻子额,伴她万世轮回。

执子之手,共她一世风霜;

吻子之额,赠她一世情深。

他, 牵她玉手, 收她此生所有;

他, 抚她秀发, 挡她此生风雨。

~END~

文:@丁婉倩

图:来自网络

笑迎太阳的每一次升起

悦享旅途的每一场花开

珍惜身边的每一滴‬拥有

用心去观察,用爱去感受

愿我的文字能给你温暖和深情的感受

请保持可爱和微笑

让@丁婉倩陪你一起遇见‬最美的风景

#理娱计划征文第八期#

#锦衣之下#

热讯网版权声明:以上内容作者已申请原创保护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侵权必究!授权事宜、对本内容有异议或投诉,敬请联系网站管理员,我们将尽快回复您,谢谢合作!

100剧情
puma是哪个国家的品牌(安踏是哪个国家的品牌) 我们的节日画给我们的中国传统节日(我们的节日中国传统节日)

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